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乌云手札2013秋冬,倒叙2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12-11 11:26:09

乌云手札2013秋冬,倒叙2

    翻出来的便条太多了,还有丢失的,记忆如同便条,不那么可靠——有些便条我自己辨认好久才勉强认出当时草写的字,看完竟如没经历过一样大笑——然后打个冷战。 所以干脆从昨天说起吧。

    2013.12.09,我们去为我们的新车“豆蝇”交首付款,车行里星光熠熠,其他每部车的价格都高出我们的几倍。乌云欣然浏览,坦然要求进入每一部车“试车”。当她眼光溜过一部红色敞篷跑车立即决定了“就要这个吧!”。整个4S店只有这一部车的车门是锁住的,乌云却绕来绕去往返多次,执意要求进入。我告诉她车门是锁住的,但是,哦,你知道,这是一部敞篷跑车,它的车门只能锁住我们这些凡人,而乌云是“悟空”啊!她多方努力,最后竟然在协助下从上面爬了进去!当然,之前她客气地脱了鞋子。

    之后的所有时间,她都在这部车的内外左右上下前后爬动,时而挂档,时而打方向,时而按按音响,时而把住低低的风挡站着,时而爬上后盖跪着,时而推推折叠硬顶询问它的作用。车行的工作人员真有涵养,只是一再避重就轻地提醒“小宝宝注意安全啊!”

    当她再次郑重地要求“买这个吧!”的时候,我微微一笑,“可以啊宝贝!” 然后揽她过来亲一口,“但是要你自己买!等你长大了,凭自己的能力买。” 她点头说“行的!” 虽然后来她又提出这个请求两次,我都一样回答,她就不再提了,并且显得胸有成竹很坦然。不仅如此,我连车行里她退而求其次地去指了好几次的同款车的价格一千五的车模都没给她买。当然,当晚我买了其他礼物送给她,是一个39块钱的发光圣诞小房子,而且说好等到圣诞前夜才能拿出来玩!嘿嘿嘿嘿!我还送了她一张蝴蝶贴纸,她好高兴啊!

    实在说,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39块钱的礼物和一千五的礼物,是没区别的,你微笑送给她,她就欢乐!

    其实,我送了她更珍贵的礼物,日后她会懂得!

    说道钱,我想起我经常和她玩“卖东西”的游戏,她会堆一小堆榛子让我买,我问“多少钱?”,她想一下答“三十万!”我瞪会儿眼说“好贵啊!”她踌躇一会答“那。。。十万吧!”

    哦,我的宝贝,至少她知道十万比三十万少!

   我跳跃地想起了7月在草原,乌云很爱我客栈门外的蒙古马,有一天她跟我的牧人朋友伊拉勒图说,“给你十块钱,买一匹马!”伊拉勒图愣了一会,伸出手说那你给我钱吧,乌云空手一兜,三个指头捏着空气递到牧人手心,“给!”伊拉勒图实在忍不住笑啦,“啊哈,十块都不给真的呀?!”

    又过了几天,苏宁格日勒叔叔送给乌云两只白兔,乌云负责在想起来的时候喂水。一日午后,她自己去跟牧民伊拉勒图说:“给你一只兔子!买下门口的两匹马!”扭头用眼光一点我说:“那匹给妈妈。” 我乐了,只有牧民伊拉勒图呆立在门口,说不出话。。。

    说起马,我再跳跃一下:八月乌云在北京和爷爷奶奶度过,秋天我再次带她去看金色牧场的时候,门外拴马桩下有十余匹马,我辨认不出那几匹是伊拉勒图的,随便指着一匹棕色的跟乌云玩笑“这匹是你买下的那匹马吗?”不想乌云正经地看了一眼说:“不是!”然后回过头对着我,指着自己的鼻梁子说,“乌云那匹是这,白色的!”哦,她竟然是认真地选择了一匹她“自己的马”,并且在两个月后还牢牢记得它的特征。后来问到此事,牧民说“没错,她就是挑了那匹白鼻梁!说给我一只兔子那回!那匹马是我这几匹里最好的,最高,红色!”所以后来,乌云经常会关心地问我“我的那匹小红马呢?”俨然确实是她的了。

    回到近期: 因为乌云有一个蓝色京剧花脸的面具,所以她最近很喜欢让我给她唱“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 战长沙!”可后面除了知道一个“白脸的曹操”隐约还有个“绿脸儿”的什么,别的词儿实在不记得了,就总卡壳。结果某天乌云竟然一气呵成给我接下来了——“白脸儿的曹操,绿脸儿的青蛙,和猴脸儿的孙悟空,叫呱呱~啊啊~啊啊啊啊~”

    合辙押韵!成,以后就这么唱了!

   10月底,带乌云去我姑姑家玩,路过我父亲那里聊两句话,姥爷送出门来,得知乌云要去姑姥姥家,问乌云:“带上姥爷吗?”乌云面露难色,“姥爷,我怕回来你找不着家,可怎么办呀!”“呀”字结束时还夸张地向下咧着嘴角。 第二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回去乐了整整一个晚上,说“这个小鬼头,她不想带我一块去,又不好直说,说怕我回家找不着路!真逗!”

    稍早些巴帕从山西带回我最爱吃的俊枣,乌云也爱,我分一包给妈妈带去,乌云在姥姥家看见了执意要拿回来。我告诉她这是送给姥姥的,她哭丧着脸说“乌云想吃,可怎么办呀!”同样“呀”字之后夸张地咧下嘴角。

“这个是送给姥姥的,妈妈给你留了。”

乌云仍然紧紧抓住那包俊枣不放“那我要是吃完了可怎么办呀!”

“我们家里还有,即使没有,送给姥姥吃也是应该的!”

“我还很小。。。那我要是饿了,可怎么办呀~”“呀”字后凄惨地更努力地向下咧着嘴角,我气得都笑了!儿童的利己是天性,乌云会在这样的时候用几次合乎逻辑地回答反对我的做法,是有趣的,可理解的,和让人尴尬的。

然而俊枣,还是坚定地留在了姥姥家,乌云会记住。

    十月中旬,我生日当晚,我们一起吃了三宝乐的树墩蛋糕,那是巴帕继“雅里蛋糕”后新确认的天人滋味,乌云豪放地用手抓着一坨一坨吃!还共进了烛光西餐。餐后又带她玩了好一会,秋天的北京夜晚空气里带着点香味。乌云由此知道了一件事——生日是个好东西!

    第二天一切照旧,起床,赶着收拾,急急忙忙送幼儿园,傍晚接她的时候,她在幼儿园门口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妈妈,今天是乌云的生日!” 。。。。。。

    又跳跃回来,昨晚乌云尿床了,我在睡梦中听到她小声哼哭,嘴里安慰着她“睡吧睡吧!”实在睁不开眼,等觉得不对跳起来跑到她房间看,她已躺在一片水汪中!恨自己,乌云晚间在外面玩,喝了大量水,回来晚没尿尿就睡了,我没有强制她去尿尿,那床铺上的海量水汪及乌云的哭闹和我的数小时失眠,是我的错哦。现在是第二天上午11点,我才刚刚洗完全部尿湿的被褥、床单、衣裤!记录在此,一因为乌云从2岁起就很少尿床。二因为,需要明白,手札里,并不全是温情和喜剧桥段,这也是孩子成长与妈妈生活的重要真实部分。

    再补充一些“血泪史”,昨天想写完的,但是头痛欲裂,只好记在便签上去睡了会,便签万岁,今天我又看见它了(12.11)。

    生活永远不会只有甜言蜜语和卿卿我我,乌云是一个“难养型”的孩子,这我在之前已经论证过了,她的执拗非比寻常,经常会把儒生如我公公者“逼得要发疯”(摘自公公原话)。

    比如她要喝水,你递给她的水杯里的水和刚才的水面高度不一样了,因为你必然倒进些新水凉着,她就会哭丧着脸叫着说:“你给我的不是我的水啦!这个不能喝呀!这个是不能喝的呀!” 你只得忍住火拿开,说那就等等再喝吧!她又追着你哭诉:“不行呀!我要喝水呀!” 你再次递给她,她看一看,一把推开“这不是呀!这烫呀!” 你强忍住火摸一摸尝一尝“确实不烫,宝贝,可以喝。”“你胡说呀!你把我的水弄坏啦!不能喝啦~”然后还要照此程序反复7遍。可是如果你功亏一篑了,精神失控了,打她屁股3下,明天就会有老师拉住你说:“你们乌云今天咬了一个小朋友三次啊!三次!!”

    比如某天莫名地就不配合所有事,从幼儿园回来,在楼梯上怎么都不肯走,你要求她必须自己走回家,就差几级台阶了,她也会撇着嘴吊着眼拧着嗓子说:“我走不了啦!是你给我的腿弄坏的!我的腿都折啦!我疼得走不了啦!啊~~!”引来邻居悄悄地开门盯我。。。弄得你精疲力尽地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还要拼命忍住经前狂躁。

    12月4号再次生病从老人家回来,我也因为忙碌和睡眠不好而头沉目涨鼻塞陷入重感冒症状,巴帕又忙,仍须勉励支应。乌云本已属“矫情”一族,此刻带着鼻涕眼泪和皴了的脸回来更上升为“邪乎”了,我晕沉沉的耳边不时听到声嘶力竭地故作凄凉地大声喊:

“妈妈!我流鼻涕啦!”

“妈妈!我打嗝啦!”

“妈妈!我手里有根儿头发呀~!”

“妈妈!我的腿怎么抬不起来啦~!”

“妈妈!我肚子疼啦!” “妈妈!我嘴疼嘴疼!”

“妈妈!我咳嗽了一声呀!”

“妈妈!我饿啦!……我是假的饿。”

“妈妈!我要喝白开水!”

“妈妈,我要尿尿!”

“妈妈,我把奶倒在床上啦!”

“妈妈,我拉屎啦!”

“妈妈,我的‘威尼斯木人’腿掉啦!”

“妈妈,我的衣服湿啦~”

“妈妈,快拿我的积木塔!”

“妈妈,快拿我的拼图啊!”

“妈妈,你给我讲书呀!”

“妈妈,我怎么变不了奥特曼啦~哎呀~!”

“妈妈,我的小羊呢?小羊哪去啦?快找找!”

“妈妈,妈妈呀。。。。。。”

    巴帕说,听她叫“妈妈”就好像看见了动画片里的鸟儿!所以到今天整整一周了,我的病还是没好,怎么会好呢? 我眼前总晃着她“呀”之后嘴角故意下撇的夸张的脸……

    然而,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深刻体悟到的辩证法,比政治课上来的实在得多。

    十一二月间,某晚幼儿园接乌云,到家更衣,换裤子时候乌云看见我腿上的静脉曲张红蓝丝,小手指着问我是什么呀?我平静地一边换衣一边给她简单讲了静脉曲张的情况,并告诉她,在她日后怀孕的时候,要记得穿压力裤,可以避免或缓解这些伤害的时候,忽然觉得腿上一紧,低头一看—— 她 扑身而来,双臂搂住我整条腿,侧脸紧紧贴着,良久,并无一语。。。。。。

    有小女如此,真暖啊!

    12月8日,早晨我蹲在厨房地上砸核桃,一不小心坐个屁蹲儿,自己呵呵笑笑起来继续砸,忽觉什么东西从后面碰到我屁股上,一扭头,乌云正费力地搬着一个小圆凳站在我身后。。。。。。

    当晚一边做饭一边和乌云闲聊,她忽然说,“妈妈,等你老了,我给你做饭,照顾你!”我背对着她低头切菜,嘴巴紧紧抿着,眼睛就红了。

    还是这几日,我跟她玩笑说:“等乌云找到了最好的王子,就要离开妈妈,和他去生活了。”空气不对味,一低头,她已满眼泪光:“我想和妈妈生活在一起。。”我赶忙笑着圆场,好吧好吧,那你找一个愿意入赘的王子!

    前天,巴帕跟我说,他夜里睡得晚,听见乌云夜间醒来跟我说的话,觉得挺有意思,我问他听到什么?他说听到乌云说:“我要回自己的星球了。”他奇怪乌云怎么会有星球这样的概念。

    因为我给乌云讲了《小王子》的故事,小王子理解了爱和孤独之后,为了一只玫瑰,弃身回到了自己的星球。那是我听过的最伤心也最美丽的故事,少年时从没为琼瑶掉过一滴泪的我在三十几岁上,合上书页的一瞬,竟哭得像个小孩子……当然我没有告诉乌云,小王子为了回到自己的星球舍弃了他的生命。这世界,一定有些东西,比生命更珍贵,这些,需要她晚些自己去体会。那时,我会重新把这本书捧到她面前。

    巴帕换眼镜了,进门时我正病倒在沙发上残喘,乌云跑到门口迎接,然后我听见乌云说:“你怎么换了眼镜?”挣扎抬头一看,真的是,乌云是一个对丝毫变化都很敏感的人,只是一副眼镜框的变化在她也历历在目。原来巴帕因为工作原因换了另一种风格的眼镜,第二天和乌云谈起,随口问她,你觉得爸爸的新眼镜好还是原来的好?乌云稍一凝神,说:“原来的好。” 这正是我当时第一眼看到的感觉。因工作所需气氛换掉的,是他自己的风格。

    有天在行驶中的车上,乌云忽然一口气说:“妈妈,一个圈一个九一个零一个杠,是什么意思?”我被问懵了,好一会不知道她说什么?过了一会,她又突然很快地一口气说:“一个圈一个三轮车一个自行车一个杠,是什么意思?”我飞快地在视线里搜索! 一个交通标识赫然从路边划过!竟然是非机动车禁行的标志。我觉得她的描述非常清晰准确和快速,给她解释她所看到的“一个圈一个九一个零一个杠”是限速90的交通指令。当第二天骑着双人自行车带她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忽然问:“妈妈!一个圈一个钩子一个杠,是什么意思?”。。。。。。一个钩子?。。。一个钩子!。。。哈!乌云肯定是看到了禁止掉头的标识!给她解释,果然如此! 这,已成为最近我们在路上的一种乐趣了!

    结果某日,她在商场里问住了我:“妈妈!一个方块,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厕所?。。。那凭什么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呢?! 嘿嘿嘿嘿

    不知不觉的,我的乌云已经可以和我闲聊了,俨然两个女人的生活,虽然其中一个女人还是很“悟空”。常把玩具火车开进水盆里;把我最爱的书签揪掉银色的穗子;骑家里的摇摆木马,不是坐在马背上,而是坐在马脑袋上,腿从马脸前垂下来;吃东西喜欢用手,总是满脸花;在公主马车床的窗子间窜进窜出,握住挂花帘的横杆打摽悠;午睡时发现她躺了一下又起来,在床边往外一把一把拿东西,一看,她的马车床踏步上已经堆了一大把榛子!赶紧掀开她的软被,底下还多着哪。。。我常常觉得我搞了一整天的卫生,她回来三十分钟,就一切如旧,遍地狼藉了!

       

    可她毕竟越来越像个“女人”了,有天玩积木,发现她把圆柱体的积木踩在脚跟下,一抬眼见我看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乌云穿高跟鞋呢!”。她经常参与我烹饪的过程,还喜欢洗东西,然后自己整身衣服都湿到要换! 我做瑜伽,她就必然参与:我做桌式,她就爬到我肚子上来;我做猫式她就爬到我后背上来;我做磨豆功她就爬到我腿上来;我做肩倒立式她就屁股坐在我脸上!

    有一日我发现我竟然清早在她的马车床上跟她躺着聊了半个小时!虽然我之后怎么都想不出来聊了什么!还有时发现我坐在地上,她爬过来偎在我腿间我们俩搂搂抱抱摇摇晃晃说说闹闹能有一小时之久。那种亲密让我沉迷。

    有天出去园博园,上身一件收身厚尼小夹克,穿上黑裤子觉得有点无滋味,又刨出一条做旧的牛仔裤,蹬上,从镜子前探出身想让正和乌云玩的巴帕给定夺一下,没等说话,询问的眼神刚望过去,乌云就侧身看过来,未等巴帕说话,她清晰肯定地判定:“妈妈,好看!” 就穿它了!后来看照片效果果然很好。瞬息间的交流沟通至此,那种亲密让我沉迷!

    某下午在汽车站碰到一群刚放学的女中学生,叽叽嘎嘎的搔首弄姿的眼睛横漂的安静听音乐的各种自拍的聊着各样话题,我看到她们总在想,有一天我的乌云竟然也会是这样高高大大的穿着松松垮垮的大号校服,带着各种有点陌生的表情……正思量间,看到车站一中年妇女一动不动地扭头看着这群女孩,眼睛一眨不眨,一个细节都不错过地盯着。我看了她好久忽然觉得,她一定是另一个同龄女孩的母亲,因为青春与她的疏远而不知所措,她注意力高度集中地看着这群女孩,一定是在其中努力地想看到她自己的女儿在避开她视线外的真实的样子,想知道她们做什么,聊什么,笑什么,瞟什么。。。我直直地看着这中年女人她始终没察觉,她的心在另一处翻覆腾挪着搜集着。晚上回来跟巴帕谈起她那眼神对我的触动,觉得我真的要好好珍惜贴近我的乌云,我不想有一天,我需要靠盯着别人家的女孩来了解我自己的女儿,那样我会很失落。那时,我希望我们彼此贴近,但不彼此打扰。

    乌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茫然无措,希望你看到我曾写过的字,贴紧我!!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包恩本秋色       下一篇文章:2011年秋,阿尔山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