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北京法源寺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9-5-1 15:16:18

    我是个爱“走”的人,大学的时候就发现骑着自行车串北京的老胡同真是太有味儿的感觉。牛街拆的时候我看着附近那座我每每特意“经过”留连不舍的老砖门楼给拆了,那天也是秋天,衰草,秋雨,连阴天儿。特别想哭。几年后在工艺品市场掠过一方老北京的小浮雕石板画,冥冥中晃过去,赫然看到浮雕的门楼上清晰地镌着“金绳”两个字!就是我忘不记舍不掉的那座老门楼,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它的背面刻下的是“觉岸”!那似乎唯心的世界,世事人物终究有场缘分。虽然石板特别重我还是一分钟都不能耽搁似的拼着命拎回了家,打车的钱都没了。想起拍胡同的摄影师们常说他们在做的是一件无望的抢救工作,抢救的结果只能是——影象志!然而毕竟是有种结果。也因此,我常和朋友去北京那些“非典型性”名胜古迹,尤其是将要“翻新”的,走走看看,回来记下,是给我自己的一种果实。

我的法源寺随感


 

    前天刚下了场秋雨,昨天的天就特别蓝,我的朋友大晴说,从西单都可以看到西山了。我独自出发去法源寺与她相会。

    风大,很凉,不过雨后的太阳照得人非常舒服,我从菜市口步行到牛街,牛街大不是从前了,宽阔的马路,两边都是崭新的穆斯林餐馆、市场、学校与工商所。路上遇见两对结婚的穆斯林新人,除了在特定的穆斯林餐馆举办喜宴外,看不出与我们有任何不同了。不过无论在哪里,每次参加或仅是遇到婚礼,我都由衷地祝福和感动。花车到达饭店门口是刚巧停在我边上,我躲开也不及,干脆停下微笑着看。礼花喷薄,风吹向我,我也成了漫天花屑里的人。等着看,新郎俊朗,从车里抱出位通身红装的新娘花屑也飘完了,新人也看了,我继续走我的路,为他们赶上这么好的响晴高兴。

    马路西边的老字号牛羊肉铺,门口排着长长的队,老北京很认真地较真:吃牛羊肉还就是牛街!

    然而牛街毕竟大不是从前了,那时我每周从这条胡同里蹦跳着去艺术馆唱歌,每一进老院子,槐树和台阶都记得。如今敞亮的大街我迷失了距离感,凭着印象走,觉着该到了,问路边一位大爷(如今已经不大敢向路人问路了,外地人居多不太熟悉路,冷漠的人也多,而这个大爷看着亲近),大爷笑着说:姑娘,这儿不就是了嘛!大爷望南一指,热心地告诉我,要进去的话,门就在那边。是了,那门口我记得清楚,还是老样子,只是相对于宽阔了太多的大街,她显得小多了。门口有一群穆斯林,聚在一棵槐树下讨论着什么,我刚给他们和礼拜寺对面旧年的大影壁墙照了照片,突然就见他们四散开去,张开了双手——开始向路人乞讨。相机放下了,我走开了。

    一路打听着到了法源寺,坐落在一条老胡同里,法源寺西边是佛学院,旁边还坐落着很经典的北京杂技团和文化宫的大院,真是上个世纪的大院门口了,现存的就剩记忆和落寞。法源寺门前有片广场,草在秋阳下绿的很新鲜,可是78个不同部位和残疾程度的乞讨者,让我对这悯忠堂里曾躺过袁崇焕和谭嗣同的风雨寺庙,有另一种感慨。

    没有人要我的票,就进去了,大晴来时竟被拦下要她买一张5块钱的门票,她很叫屈,我玩笑说,因为我眼睛里有“慈悲光”,所以没有人拦我。没想到人那么多,原来赶上了礼拜,善男信女都在这里祈祝,只是想到法源寺石刻下挂的血红大条幅:严禁带香入内,让人有点疑惑——诚心还要看所奉献的香出自那家小店吗?可是天下如此,怎么能奢望独她清明呢。想到那书里写的,她独自寂寥清净,少有人来的昨天,今天的香火丰盛或许也是佛家所喜欢看到的。寺庙里太多摆放的盆花和如梭的人流,还有正在施工的围挡,让人欢快地进入了人间!在走进来之前心里的一些悲怆的历史感叹都倏而飘远了。


 

 

 

    人是非常虔诚,跪地,磕头,手掌向上,手掌合十,低头静默,我感到他内心的力量,平静深远地流到我手心,全身怦然一动。还有很多人要摸一下铜狮的爪,然后摸一摸自己的头,我想幸福就期然而至了。

    一进一进地望里走,看到和尚们开斋饭,每人2个大碗1个小碗,我从门口给他们拍照,没个完,竟不知身后一位和尚为了不干扰我,一直隐在门外边静等,直到我停下才快速走进饭厅。我大感叹:和尚的修养很好啊。之后我和晴闯进到他们的生活区,挂满了晾晒的黄色灰色僧袍,一位带眼镜的南方和尚笑眯眯地告诉我们:站错了地方啦。他们也许因为修习,真的快乐平静了。正院里正发斋饭,望不到头的长队都是希望吃上法源寺斋饭的信众,看着他们领饭,低头说:阿弥陀佛,然后安静地满足地吃斋饭,我们也有些饿了,盯住人家的碗——无非豆腐,白菜,茄子,然而信仰让一切变得香甜满足。还看到有趣的场面:一个高大的外国人,也非常严肃地排队要求得到斋饭,寺庙的人把一份米饭递给他,他很快乐地低头双手接受,阳光打在他金色的头发上,不知是否佛光普照进了洋人的心里,不知他的快乐因猎奇而起,抑或因虔诚而发,终归在这里,大家看起来都似乎在笑。只是法堂前的东进院,一个女孩忍不住地哭,因为无法抑制,她仰起脸,我看到悠远的天和庙顶角兽间的千年衰草……

 

    法堂高大,安静,老树的影子落它满身斑驳,清静里只有一个柔和笃定的声音一直在讲论,是一个中年人在跟另外两人讲道,那声音不高而远,温且和,象属于这个法堂那样,他不时比划着双手,在头前划出一个圆。城里真的还有这样清净平和的地方的。罗汉堂里十八罗汉听说雕塑得有名,我一个个看去,果然传神,而且面部特征很鲜明,有笑眼的,有蒙古脸的,有施瓦辛格那样的下巴,还有下兜齿的!固然最多是圆润的脸庞,带笑意的眼和优美的手势。我记得《千手观音》的表演者曾说她为了演艺,学习了极多的佛像手势,千姿百态,曼妙无边,含义恐怕也是深远的。那手姿确实优美,我想用在瑜珈练习里,也是种自我享受。

           法事庄严。

    香炉周围很呛,香火旺盛,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出来了,我和晴吃了我在来路上就看好的一家:老爆肚冯的清真烧牛肉,真是又肥嫩又焦香,我手拈着吃了它半斤!

    朋友雨声说我最终会信仰某种宗教,因为我敏感,悲天悯人是痛苦的。因此才有佛。我不知道,今天这样好秋日,看庙,照相,吃肉,等天阴下来,再由着我去悲哭罢。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夜紫禁       下一篇文章:我有一个梦想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