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冬草原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4-6 12:40:11

当我回到北京,桃花儿都开了。而钢毕力格大哥电话里说,今年草原风小,积雪都没化……前几天夏叔聊起来,“今年春节,有四十多度,嘿!跟我们小时候那样,真有点冷了!”他们口中的四十度,是指:零下四十度。

 

茫茫的内蒙古高原,中国第二大高原,海拔在一千多米,起伏平缓,四野坦荡,古人称它为——“瀚海”! 这片高原地势南高北低,长城之外,坝子之上,我的太仆寺草原,就是它的南缘。

 

这里,属温带丛生禾草典型草原,是发育在半干旱气候区域内密丛型旱生禾本科草类(针茅类)占绝对优势的草原。这类草原在文献中被称为真草原,在草地生物地理圈内,被誉为草群结构发育最完善、生态功能最稳定,与温带半干旱气候最协调的有代表性的气候顶极模式类型。锡林郭勒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丛生禾草(针茅)和羊草温性真草原,也是欧亚大陆草原区亚洲东部草原亚区保存比较完整的原生草原部分。它的寒冷期长达七个月,冰冻期五个月,极低气温零下四十多度。而当你将这样的自然界的冬天,放在蒙古高原每公里平均人口三人的大环境下去看,那就是一个世外的琉璃光世界。


 


选择这张照片,是因为在风将散雪吹出波纹并被旋即冻住形态的雪原上,她的姿态是虔诚的。没有人教育,她会嗅闻冷空气中清冽的甜美,她独自跪在那里,捧起一抔冰雪,我看见她举到嘴边,伸出舌头品尝它的味道……我没有说话,自然,是她最好的老师。当有一天她意识到她的感天动地,她的平凡如草,她的呼吸血流都跟天地万物同静同脉动,那种幸福感将恒久不迷失。


 

这两张照片是我们到达当日下午,分别拍摄于我的卧室和我们的厕所。那天是巴特尔迎我们进院时“哈!今天可是个好天”所指的:气温有零下26度--之高。

 

元青花击破从唐代开始延续至宋的内敛风致与灰蓝的色调,将明艳的蓝和豪迈的气概注入其中并将青花推至巅峰,你知道,我总在感叹,那是塞外的雄浑自然这一暗波流涌的老师推动的神来之手。民族融合也好,文化互长也罢,请你凝望上图,我知道在蒙古人的心里,这世界没有什么会比蓝色与白色更美! 

那,是他们的世界,也是我几个月前驻足忘我的世界。当巴帕扯过我的手放在他手心捂暖之前,我甚至忘记了冻伤是多么疼痛,相机是你的另一双眼,附着于更深的另一颗心,它仍游离在那个琉璃光的世界。 


 


     蒙古高原的寒风吹雪成浪,瞬间冻住那雪浪的波,便是这样的一种美。它看似柔软,其实已经是硬硬的一层雪壳。是气温、水、时间点 所做的雕塑

    


 

太阳落山后,气温骤降,搓着冻疼的手,努力蜷动着棉靴里的脚趾头,探雪奔跑,没有什么比不远处冰霜后面的那盏黄色的灯更诱人,没有什么比坐在火炉旁捧着泡了炒米和肉的烫手的奶茶更温暖,也没有什么会比暖和过来微微痒着边听他们闲聊边觉得眼皮倦倦地更舒服了。

 

草原的一日,始于朝阳未起时,越过包恩本丘陵最先将积雪的某一个皱褶漂红的那束光。


 

草原的一日,其实真正始于那束光尚未起时。我摸黑出门,走在宝昌镇的大街上,看到这个庸常的县城终于在街灯未尽 融雪成冰 辛劳已经行在路上的清晨,成就了梦境一样的美。当然,当我顺着那唯一的是我踏出来的脚印回去的时候,我确实找不着住的酒店了。当手机在酷寒中关机,当我身无分文打着哆嗦转来转去的时候,这种美。。。又破灭了:)


 

所有的美,都具有两面性。

这个冬天,内蒙古多次连续发布暴雪预警,草场被大雪覆盖,牲畜无法觅食。持续的极低气温,持续增厚的积雪,限制了牲畜放牧,加快加大储备草料的消耗,大量购买草料提高了畜牧业成本,而风雪阻断交通,运草车无法保障送达,更加剧牲畜越冬的困难。甚至牧人的房屋被困、储草棚甚或羊圈被大雪压塌的情况,在我微信圈转发的内蒙古新闻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段内容中都有体现。同时,剧烈降温容易导致牲畜体温变化失常,食欲减退,严重掉膘,尤其在草原上冬季接羔的日子,要在酷寒的冬夜在羊圈里随时准备接生并立即实施保暖刚降生的羊羔,对羊母子与牧人家庭,都是至关重要而至为艰难的。

记得朋友轻松聊起牧人的生活何其自在写意时,我的邻居也是曾经的工作伙伴斯琴巴图说:“嘿呀,那是你不了解!”他伸出粗硬的双手指指天,蓝天白云马群野花那达慕,草原的夏天只有短短的3个月啊!那只手一挥带着头轻轻地一摆,“你试试白毛风的夜里,母羊要下羔子了,你多不乐意也得从火炕里钻出来,裹多少层大衣也不暖和,就蹲在母羊边上,着急啊,等啊,看啊,多冷多困也不敢走一步!那个天,羔子一下来不马上裹好,如果母羊没经验,立时就冻死了啊!牧民的身家就在这些牲畜身上啊!顺产还好,要是难产,你就难去吧,整整一夜折腾在那!说牧民的日子容易,那是你看到的太少喽……”。所以,我渐渐理解,为什么新一代牧民,比如他的一对女儿,她们不会做奶食,不能独立放牧、圈羊。我也记得道仁格日勒大娘曾经抚着自己僵硬的手指说:“史静你不知道啊,每天四五点钟起来挤牛奶,啧啧啧……每次挤完手都疼得受不了哇。”所以我也理解我们嘎查的年轻人渐渐远离真正的牧业,老牧民一翻眼皮,“哼!他们那也叫放牧!? 我们那会,放牧的讲究多啦,这么简单?风向、水草、天时、物种……”

所以,美,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情感,从来都是复杂的,多层次的。自然,绝不可能是单薄的明信片。

 

但是此刻,请你静下心,仔细聆听这些照片里的声音:


 


 


 

我知道将这张我家里的两个人玩累了睡在我客栈前面的雪原上的照片最为结束显得过于个人化了,我最初的初衷是想呈现给你,一种接近或较为接近自然真实的有重量的美。但是我作为其中的一个存在,不论是作为媒介还是它的组成分子或者孩子甚至破坏者,都不可避谈地跟它发生着相互影响。所以也将我和我的自然观呈现给你——蒙古人有句话,大意是:我们来过,生存过,到我们离开,草原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我们离开,我们躺过的痕迹,会被新的风雪或将到来的春草 重新覆盖。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草原四季       下一篇文章:草原的春天,是在天鹅的鸣叫声中苏醒的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