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草原四季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4-6 11:48:15


 

到现在,我仍然记得第一次来到包恩本那天,是个夏天的尾巴,因为我拍了很多狼针茅音符一样的颖穗。那天我们坐在现在我客栈仍在用的一座蒙古包里,听到了白哈斯亲口唱着蒙古歌,一条蓝色的哈达飘在从敞开的蒙古包门吹进来的带着草香的温爽的夏风里,哈达上有一只银碗,里面盛了牧民家里酿的带着点浑浊的马奶酒。。。道仁格日勒大娘亲手包的蒙古饺子,实在 太香了。

我记得下午游荡在开着初菊的山坡,我回头看到山顶的纪念碑边有个蓝天下小小的人影,手扶膝盖弓腰在那里,一上一下。。。。。。呕吐。呵呵,是啊,喝酒的时候他们说过,别小看了我们蒙古人的马奶酒,入口不浓烈,却有个名字,叫“见风倒”。

我记得那天晚霞很美,天空是深海一样的蓝,达赖的爸爸给我们烤了今天刚宰的那头羊的羊肝,鲜嫩无比,他温火回炉了好几回为了等巴帕也来尝尝他们最美的食物,可他直睡到第二天清晨,阳光从门缝探进头问“你好吗?”他说“很好,头不疼了”喝了一大碗热奶茶后起身跟我们一起去河那边看晨牧的牛群。

然后到今天,我在思考着如何拆掉我那第一个中午钻进去的蒙古包,并改造它。9年,有多久?我经历了疯狂的沉迷与宁静的享受、距离与思念与思考,跟着野狐下山沟,在山顶的敖包旁抬头看看头顶悬停的雄鹰,擦干我的眼泪。我拍了多少月升日落敖包与歌舞,那些每年都生长的针茅草仍然让我迷醉,我喜欢趴在地上看它们,也喜欢在秋天的山顶抱着相机奔跑被人说成“山顶上的红袍女疯子”。我的女儿还没有出生,我已经为她取好了蒙古名字,本来全名叫“乌云 奥穆苏”(奥穆苏是某一个夜空下的纪念),简化了,才是现在这个精灵一样的乌云,很多人都忘了她叫——净颜。

 

以四季来规划草原,其实不对,这是一个分分秒秒有着跟大自然心跳律动同步变化的世界,有着自己的道,有着母爱也有着残忍,但是她包容你、教育你、强化你、然后柔软你。我如何感谢你柔和的山坡给予我的慰藉?感谢那湖水倒映出无边无涯的天空敞开了我身心的界限?感谢秋草黄时羊群从山坳里走出来披着夕阳的金光融彻我一身温暖?用冰雹后小鸟死去的身体,用坠马无恙,用春天的风沙扬起半个呼啸的世界告诉我真实从来都不是平面的和单调的,用冬季漫山遍野的白色掩盖我的纳仁和花儿离开后难以抚平的爪痕跟眼泪,用闪电中墨云如滚换给我一天彩虹!!

母亲。。。。。。

谢谢你接纳了我的身心。

 

    从此,草原不是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种营生,是一种世界观,是一个心脏起搏器。


       去年8月,当野花在夏末翻新着颜色,草原的天空将星座的幕布拉开,英仙座的流星雨开始一笔一笔地在上面描画。客人和朋友躺在铺着地垫的草地上,头挨着头,胳膊压着腿,絮絮语语看着夜空。。。时间跟距离原本遥不可及,但是我把相机对着天空放在木椅子上对焦无限远打开了自拍器,时间跟距离就变得不那么遥远。。。

       将草原四季的第一张图片定格在这里,因为我们身处的世界就是从这浩瀚无垠中出发的。


 

       八年前拍这张照片时,纳仁就在我脚边,这头两个多月的纯种高加索幼犬噏动着鼻子,略带惊慌的兴奋从它变急的呼吸传到我的腿上。我们理解一个人或一件物的方式是无限多的。我曾对乌云说:所有的东西都会说话,只是用的未必是我们熟知的语言。



        当内蒙古草原的湿地刚刚融冰成波,从印度平原过冬回来的天鹅,会把这里作为迁徙中途的落脚点,所以,天鹅的清灵沉远的叫声,是呼唤草原春天的铃。(图片借用太仆寺旗旅游局依然低调刚刚上传的太仆寺草原观鸟照片)



       因为身在外地,我没能找到那张半个天空被蒙古高原春天的狂风卷成深灰色的照片。但是当冬雪化尽,幼嫩的新牧草已经跟旧年的衰草一起出现,它们会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替换掉那些黄色而将从新绿到墨绿铺陈至视野尽头。



        在它奋力铺陈的时候,蒙古人的敖包祭祀在每一个氏族开始了。虽然女人不得在祭祀当时登上敖包,但是那些男人手捧的哈达、奶酒、羊胸叉骨、奶豆腐和黄油无一不是这些蒙古女人在天亮之前就亲手准备好的,所以当他捧着这些祭品转敖包的时候,我的蒙古额吉,站在远方,是骄傲地望着她的草原的。



        蒙古族在旧历5月13祭祀敖包,此时正是初夏新草萌发生长的重要时期,水,是草原一年光景的重中之重。所以蒙古族的敖包祭祀不止寄托了对长生天和以往祖先(蒙古族死者不设墓地)的感情,同时是祈盼雨水如期而至的隆重希望。而,在我参加过的几乎每一次敖包祭祀当日午后,在祭祀的羊头仍摆在敖包的南面,赛马刚刚结束,蓝色的哈达缠绕着求雨的刺柳枝在风中狂摆,滚滚黑云带着福祉与怜爱俯向草原!



       当它们收起云浪,阳光又重新照亮牧草挂着雨珠的绿尖。


          在雨中被急忙护送回家的羔羊又回到了牧场上,天地是洗过的,满盈着满足之后的平静。


 

         兜着一窝雨水的牛粪都会笑。。。



        暮色会映在你门前的那洼积水里。所以如果我们向人去问:天堂在哪里?天堂就在雨后牧场上的牛粪和积水里。


 

        夏天转瞬即逝,但是我在开头说的那种夏天的尾巴,其实又长又美。它是整个8月真茅草结出的草籽和芒,在夏末温暖的日光里,是会跳舞的精灵,这舞蹈讲述的是时间、生命和传递。当那些尖锐的颖果草籽扎在你的裤脚、袜子和绵羊的浓毛里,种子的旅行,是世界上最有韧性和牺牲精神与对生命向往的旅行!

       当然,有时颖果刺进了羊皮,当羊结束了它的生命,你会看到利落的宰羊师傅赤手剥开羊皮后“啧啧”地摇摇头,一方面他感叹着绵羊曾经被细针折磨的生活,也感叹着这样的羊皮,将不能成为一张上等的好皮料。



        当倏忽而至的秋雨在沸水一样的云层中酝酿片刻后,



        草原在秋雨滂沱中被染成了金色。。。那种无畏的颜色彰显着生生不息的力量,虽然我会觉得它带着告别前的华美的苍凉。


 


        然后忽然某个早晨,秋霜变成了冰花,惊艳了你瞪大的冻出眼泪的眼睛后面的心灵。自然是最美的描画者,对么?——无与伦比!

        接下来天气会反复好几回地降温、回暖,秋天的草原竟然在雨后的阳光里又返青了好多天,秋蘑菇没有夏天的那么饱满了,但是韧性十足,而且格外令人珍惜。下午走在牧场上,我迷恋的是经过了整个夏季的滋养肥硕丰满的羊群、夏花枯萎后结出的籽、秋菊晃着蓝色或紫色开在山坡,我迷恋的是一簇挂在库伦铁丝网上的羊毛的光纤。。。



        在蒙古高原的秋天真的来到时,寒冷是必不可少的调色板。没有它,察布淖尔的水面 不会长起深红色的碱蓬草,它吸收了阳光七彩中的紫红色,颜如二月花,却远为坚韧顽强,这始终是我认为的好女人的颜色。



    
   冬天,会在十月末来临,那时,草原重回“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蛰居其下的,是新一年的轮回。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冬草原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