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非常海南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2-22 18:16:33

          

  海南,是因为从中原望去她处于大海之南吗?琼,固然显示了她曾经遍闪珠光,而海南岛的西线,至今仍有着远离城市文明的贫穷自足,与敦厚彷徨。我是说,海南不止有海岸线的恣意乐享,还有更多。所以我的非常海南乃并非常规之“非常”。

 

       如果不是先看一遍当时的照片,我几乎想不起我们的旅程顺序,记忆里都是闪光的点,连不成线。好在我爱拍照,它们有时候更坚实地支援着我日益恍惚的记性。我就真的按图索骥吧。

       三亚,是一个免税店、豪华酒店与菜市场里两块钱给3个甜木瓜共存的地方,我喜欢一下飞机去找街上的早市,塑料袋里提着水果去做公交车逛。海鲜味道很平平,攻略上搞得很紧张,因为这么一个旅游城市你要随时高度警惕着小哄小骗,所以要学习很多知识,要辨识的笑脸很复杂,这些我都不擅长,搞得疲惫。买的海鲜很美丽,多有蓝色的花纹,可惜煮出来都是一样的红,味道不出奇,还好。

        那时不爱看电影,可是《非诚勿扰》里的房子还是一下子把我迷住了,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梦想的房子,很接近,所以我按图索骥地找去了。亚龙湾,森林公园,天堂鸟巢。酒店评价天壤之别:有人说是天堂,有人说壁虎蚊虫小妖怪根本无法住人!我乐了,我知道,那我一定喜欢。

       这就是最便宜的房型,一千多一晚,打折后的。基本上是个帐篷,架在树杈子上,半面完全露天,晚上可以用帆布围起来。卫生间有草扎的房顶,洗澡的时候鸟在竹窗外叫,壁虎在镜子前瞧。整个晚上,风兜着我们的帆布帘刺啦刺啦地响,海浪如打在耳边。第二天下雨,半边木地板湿的亮晶晶的。。。所以,我别提有多。。。爱了!!电影里的房型淡季要六千多,还订满,未必如我这般神仙,神仙哪有住房子里的?

        天堂鸟巢散落在以红霞岭为主峰的数座海拔几百米的被以热带常绿雨林和半落叶季雨林的森林公园山岭间,吃早餐也要搭观光车的。住在这,如果允许我久一点,我宁愿承认自己终于愿意拜倒在金钱脚下。可惜没有发生此种诱惑。

我们的露台(当然我们其实整个就住在露台上)外,山下是亚龙湾各大酒店的华灯,再远的蓝色便是天海莫辨。

酒店的游泳池又美又险,很多新人在这里拍婚纱。

森林莽莽,过江龙吊索桥连着两座山峰。我们在那一边,餐厅在这一边。

       人在海边了,就不急于看海,从山上下来,我们就搭公交去了南田温泉。南田温泉酒店如在花园里,还可免去泡汤费用。南田被称“神州第一泉”,天暗下来,喝着姜汤泡在泉里,很愉悦的。

  

       接下来我们去了三亚湾,尝试住宅小区里的公寓式酒店,如果常住几天,很划算。小区面海,又净又美,白天去门口的海滩,有生活的气息:打太极的老爷子,放风筝的小孩和妇人;晚上坐几站公交去吃海鲜。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才真正又来到了亚龙湾,巴帕说我是个“折腾”的人,我就是喜欢尝尝不同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第一天对亚龙湾的印象就是:群魔乱舞,入住,排队,无序,等待,在肮脏的地方换衣服,在浑浊的地方潜水。我厌恶无良的旅游开发。直到夜里,亚龙湾才终于安静了,月光与繁星,巴帕扶我爬上海边的瞭望塔,我才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

        第二天清早在海边遇到兜揽潜水生意的大哥,比头天在“正规潜水”那里要有人味的多。价格低,且就我们俩,去深海,在其他潜水大军还没出发之前。。。终于得见亚龙湾海的真面貌,在人潮汹涌前,她是何等美丽!

       这个安静远离人群的上午很美,下午搭船去了蜈支洲,海滩细白如雪,水波如碧,很想在岛上住一天,下次吧。因为我的旅程要踏上第二个阶段了。

        西线。

       我记不清我们从哪里坐了什么车,辗转上了去海南岛西线的路。只记得下车时,酷热难当,黄流镇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土路的街道,两边都是棚子搭的食铺,路上只有手推车和摩托车,问路都有些困难。好不容易问到了去尖峰镇的车,印象里是那种农用三轮车,后面有棚子,两排对坐的长木板凳,我们有幸坐在了司机旁边的“大座”上,避免了满身尘土。从这里开始,再没有明确的路线,搭几路车,几公里远这样的资讯帮扶我们了,我们开始了一种好久没经历的——真正的旅程。

       当地人口音很重,很难完全听懂他们讲话。进了镇子,打听着要上尖峰岭的车,问了多人都不肯走,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大哥同意载我们去,跟到他家取车出来,竟然是自己焊的跨斗摩托!!他操着浓重口音说:“买一部多么贵!自己做!”

       进山,闲谈,多一半听不懂,说道黄流老鸭好贵,他说:“是,好吃!我们都不吃的!我已经有至少三年没有吃过鸭子啦!”当时觉得,三亚到这里不过几个小时,却天壤之别。大哥神叨叨的,一路风驰电掣着自攒的摩托,重复着说:“有钱又怎样?要有命花!”说的我们莫名紧张起来,忙说“我们都没有钱!”上山渐渐凉起来,中午还酷热,这会要套上一件毛衣了。尖峰岭峰顶一片大湖,建了不少度假酒店,风景尚可,不去也罢。所以没有停太久,下山回来到镇上,倒是感受到不同地方的风土,更让我们觉得有所获得。在尖峰镇吃了老鸭,比黄流便宜很多,很香!菜场也逛了,水果也尝了,看着满街猪们惬意溜达,三轮摩托载着满满一车放学的孩子!

        地税门口都如此破落,随意,小生意小手艺摆了一门口。

尖峰镇校车

猪们很惬意的满街走,忽然发现一头黑猪正偷偷把垃圾站一只死鸡拖走,这说明两件事:一,猪是愿意吃荤的;二,尖峰镇虽穷,也没有人把死鸡拿去做烧鸡卖。

       问好了末班车时间快到了,我们着急地在路上走,怕万一错过。终于坐上了来时那种农用三轮公交车,一路尘土飞扬着颠簸回到了黄流镇。找到一家宾馆,心下安宁了不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地,就是——莺歌海。

       名字已经极诗意了,我们搭上一部摩托车又上路了。一路一片南国海边农乡的平静景象,收作物的,赶黄牛的,路边的农房已是炊烟袅袅。

        莺歌海盐场,却似乎带着浓郁的悲情气氛,送我们去的摩托车大哥说,先前极盛,这几年渐渐就衰落了,“你们去,也看不到什么而了!”。我也在网上所搜了不少资料——

       莺歌海盐场建于58年,之前早在日本侵华时期,就对这里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勘探,发现尖峰岭的群山挡住了北方的台风云雨,加之此处海水含盐量高,日照好,欲建“东亚第一大盐场”。之后国民党时期也进行了筹备,但因认为“此地尚在原始时代,为蛮荒之区,备极艰辛”而搁浅。到58年建起盐场,其间不知度过多少艰难,一度解放军退伍军人五千多人在这里建设并担任海防!诗人郭沫若访莺歌海时,写下了诗篇:“盐田万顷莺歌海,四季常春极乐园。驱遣阳光充炭火,烧干海水变银山”。

       但我们到达的时候,这里却有一种告别式的落寞:废弃的房子,生锈的铁轨车,漫走的牛。。。也许我看到听到的不是全部,但加之傍晚霞光慢下,我对莺歌海留有的总是一种浪漫主义的失落感。

运盐的车

望向盐场的牛

盐场,远处可见白色的盐堆。

       回到双流镇已是天黑,在宾馆附近溜达,一条小街,几家店铺,也有赶时髦赶得比较落伍的少年。路边小吃店里,煎饺竟然是给花生酱来沾着吃。几步远外便没有灯光了。我更喜欢这种感觉,远离我熟悉的世界,你走在其间,不产生一点影响地看着另一片土地的另一些人的另一种生活。

       又一个艳阳天,要坐在路边棚子饭馆里吃黄流的早点已是带皮羊肉和大米饭!随俗吧。餐桌旁吃完的老人,吸起了了长长的竹筒水烟。去几步外的车站,大猪悠然过街。再见黄流镇!

        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东方市,江边乡,有“黎族最后的精神家园”之称的“白查村”。到白查的车是没有,可以先到江边乡,那么好吧。晃晃悠悠到达江边乡已是中午11点多。问长途站,没有人知道哪里有车去白查,出来没法子乱找,叫了路边的挎斗摩的来问,问了两个,终于有人说,“知道,上来!”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车,几分钟后,他停在一处路边,让我们下来。可是,这是什么意思呢?“一处路边”哦,没有车站,没有站牌,没有路标,没有和几米外的路边有任何一点不同。他比划着,“就这里,等!”。那么,等多久呢?“不一定!要来的!”

       哦,我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我到了一个地方,除了一两个地名,我什么都不知道,手里连张地图也没有,因为买不到。问人,但是多数人普通话说得很难懂。最后问旁边的小商店员,果然就在这里等,时间不那么精确,但是一般午后就来。

       看看周围两三人也是要等车的样子,那么就安心吧,也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行”的开始。我守车站,巴帕去旁边逛逛,小卖部没有指甲刀,店主问为什么要买?巴帕不得要领间,店主已把自己的拿出来给他用。用完看到小孩子瞪着眼睛看我们相机,巴帕就要给他们俩照一张,女人就很怕羞了。说,这是多少钱才买的东西,我们都没见过。我听他讲,觉得真好。可惜那张照片,他拍虚了。。。

       这就是江边乡我们等车的地方,我后来想在这里,可能就因为路边有这么一棵高大的树让等车的人可以站在阴凉里。当我在等的心焦不耐不停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发现旁边那些等待的人,都非常的安静。等待对于他们,是习以为常的,也许半小时也许两个小时,那没什么关系。

       然后我去逛逛,买了乐东当地的腰果数罐,生的,饱满,淡淡的甜味,很香!午餐就是这个,还有黄流带来的竹叶肉粽。天很热,等了很久,当地人就坐到小商店的凳子上。过午,真的大家都站起来看一辆旧中巴晃晃地开来,坐在车上的感觉很轻松,下午天,知道你就要到达一个被称作“精神家园”的未知的地方,悠然看着路过的山边河流村子树林,看着老乡们在车上带着竹筐,包袱,鸡,甚至从乡里买的大铁炉子!车很晃,每一晃,炉门就开;每一刹车,炉子就往前冲。最后巴帕不得不一直用手脚抵住从我们身后探过来的铁炉子以保证它不会从车门撞出去,或直直地杵到司机的后腰!当然,别的人也都帮忙扶着,搞得我都不知道炉子到底是谁的。

       在车上吃饱了生腰果,我就跟巴帕聊,我觉得很美好,这种没着没落的感觉。虽然在同一个国家,但是远离你熟知的环境和习惯;语言完全不同除非对方会说拗口的普通话,比外语对我来说还费劲;一车上的人一起晃悠,没有那么多“对不起,谢谢”,可是你觉得很自在。一直到下车,我们也没能从司机那里问明白,回程的车从哪里,几点,可以搭。

       总之下午2点的时候,我们下了车,一望不知所以然,再望仍如此,仍是一处路边,只是路窄了很多,不远处有农田。我们去问路,仍是不明不白,总之,似乎,没错。不远了。我们走啊问啊,看到一处路边写着“白俄村”,哦,原来我记错了地名。就沿着村土路下了公路,走很久没有人烟只有远远的田里晃动着一两顶草帽。进了村,都是现代新建的整齐划一的砖房子,哪里有我一路辛苦找来要看的“船屋”呢?!终于遇见几个骑着和身高不匹配的大自行车的小孩子,拦下来问,小孩子们一倏忽就跑了。我们站在村口不知所措,也热累难当。这时小孩子们又出来了,一个成年男人过来,我们把要去“白查”的事情告诉他,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然后说“你们等一等,我叫人来接你们”。哦,什么情况啊,还有人能来接啊。原来不是我弄错了名字,这里是“白俄村”,“白查”在那边。过了十来分钟,一辆普通的摩托车开过来,瘦小的男子下来,让我们上车。我们都有点恍惚,但是一辆普通的小排量摩托,不认识的司机,我,大包,巴帕及肚子,大包,就这么奇怪地开走了。走时没忘危险地探出头跟“白俄”的男人挥手谢谢他。

       车上的人,是白查村的村民,名字叫做“付亚比”,这个名字还是我们后来费了好大劲用手机写出来才确定了发音的。他会普通话,但是我们能听懂的,大约有60%。他带我们到相邻的另一个村子,还指给我们看“村书记”的家,并说这里可以招待我们。可是,那明明是另一处整齐划一的砖瓦房聚落啊!一排十几家,共四五排,每一家都一模一样!我着急地跟付亚比比划着,我听说你们白查有“船型屋”,像船的样子!在哪里?都没了吗?他听明白了,“哦!不在!”他指了指村后的山路,然后就示意我们上车。车子穿过村,穿过一片田地,转过半个山,沿路一直开,转过一个弯,有一处窄窄的村口,进入,赫然是满目稻草房顶夯土墙壁的金色的船型屋!——老“白查”!

       付亚比看我们这么欢喜,他腼腆的笑了,话也多了,虽然仍有一半听不懂,但是基本是这样:这个村子最盛时曾有九十多户,家家都是这样的船型屋,后来政府出钱建新瓦房,大家就慢慢都迁出了,这里现在基本是一个“死村落”,只有一位老人还坚持不肯离开,所以,在村里还能看到晾晒的谷物。但是大部分船型屋没人住后,很快地衰落了,摇摇欲坠的不在少数。他领我们在村里转,指给我看巨大的水泥贮水池,我问他没有贮水池以前呢?“山泉,河,有这个不用去挑水了,来池边接水就行。”“那么,你们在哪里洗澡呢?”我总是这么刨根问底的,其实我想问的是他们在哪里如厕。。。“就在河里!”一直到搬走他们都是在河里洗澡的,因为天气热终年如此。

这就是他们的贮水池,基本在村子中央。

这些空屋子在飞速地衰落中。这样倒可以看出屋顶的结构了。付亚比告诉我,这些屋顶的草需要经常浇水和保养,过几年就要换一次。夯土的墙比较结实,但是隔些年也必须整个修整。好的人家,房子是非常舒服的,不好的,倒下来也有可能。

他带我们看了村里原来的小卖部,门口还有一张台球案,他用手在粗糙的台面抚过去,带着一种留恋。我问他,新房子好,还是船型屋好?他说,还是新房子舒服。

       船型屋的墙壁和房顶通常并不结合的严丝合缝,所以蚊虫是很多的。没有窗,不过平时都开着门。灶火就在房子里面,所以房子里的墙壁都是黑黑的,地下就是硬硬的泥土地。但是,天气好的时候住着还是很舒服。盖房子,就是全村的人都来一起做,每家如此。我说,这村子没了人,村子就死了。他说有过画家和领导来,还让他们青壮年来盖了两座“样板间”,给他们工资。但是之后,又没声息了。

        我当时真心有过在这里做旅游的冲动,把这些老屋子修得宜居一点,让有体验欲的人来住,这样,村子就不会死了。我觉得这样的村子,死了太可惜了。不过想想路途遥遥啊,又兜里空空,遗憾地作罢。但是我告诉过付亚比这个意思,希望他做。

       聊起生活,他说很艰苦,只有一点地,收益极少。我问他怎么不出去打工,他说难找,而且不认识字。我非常惊讶,他应该比我们还小一点。他就说起来,以前,他的爸爸是这里的村长,他生活满好的。本来他应该是接下来的村长,可是另一个人当选了,因为那个人读过小学一年级。我们可以当笑话讲,也可以当别的。这个下午是个五味杂陈的下午,所以我描绘得很多,仍觉不够。

       我们给他一些钱全当向导的费用,他很不好意思。又带我们去看田地,还带我们找到了一处住所,本来我以为要寄居村主任家了。我们下车的地方有一个小卖部,原来主人就是这里的首富!经营着小卖部和楼上的几间客房。我们在那里安顿住宿,就请付亚比回去不用陪我们了。但是我告诉他我会把照片寄给他,可是我到现在都没寄。我怕他会觉得我们忘了他,没有把他当朋友。可是我怕没人会快递照片倒那样的地方,而且没有门牌号,每个人都认识附近的每个人。日子过了那么久我怕他不在那住了,出门谋生了。

       但是,我一定会去给你寄照片,尽管晚了许多,我的朋友!

       安顿了房子,我们出门去走走,田地很美,还有渔人在路边地上做饭。饭后,看到织土布的大娘,觉得土布很美,虽然不穿他们那样的筒裙,也不知道还该用来做什么,还是问了能否出售,最后因为买不起而作罢——已经不时有人来赞叹这种手工艺品并出高价购买了,这里的开发也在早晚之间。只希望,白查的老村能保留,付亚比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和大部分农村一样,这里也只有一条街,就是穿村而过的公路,一两家小饭铺,一两个小卖部,一所小学,一辆每天会途径一次的中巴,就是一切了。幸或不幸,冷暖自知,我真想带付亚比来北京看看,他说他做工的时候每个月也只能赚四百块。晚上我们在房里努力想整出点电视看看的时候,付亚比打电话给巴帕,说请我们过去喝酒,我们婉拒了,怕他破费也因为第二天还要赶车,我们问好了,每天只有一趟车经过,我们可以直接去东方!

        坐车到东方市,又热闹起来了,那种中小城市的喧闹和自得。我们要去八所,听说那里有不错的海。怎么都想不起来怎么到的八所,好像是公交车,从八所到海边还有不短的距离,没有照片的支撑我的记忆支离破碎。总之,照片显示我在2011年11月13号的11点24,到了东方的海边,到的时候坐的还是那种带斗的摩托。从三亚过来,这片海乏善可陈,当然也不坏,海滩上有风车,有大炮,有围出的海田,有附近的人来烧烤野炊。实际上,我们只看见了这几个野炊的人再无旁人了。

       我想起来啦!!我们看了一会,就又搭带我们来的跨斗摩托的大姐的车回到了八所镇,那里有一趟公交可以回东方!从东方长途车站附近,为等车吃了一餐肯德基。哦,回顾让记忆复苏了一点!

       傍晚时分,我们已经到达了海南岛北部的儋州市,兰洋镇,专为兰洋温泉而来!儋州长途车站外盗贼猖狂,我们的包被拉开一层,那层刚好没有东西。然后坐车去兰洋农场,温泉就在那里。

       温泉酒店客房外有独立的小院和泡池,夜晚柔风轻送,椰子树沙沙响,花香在侧,黄酒在手,惬意得很。

       出酒店就是兰洋农场,似乎有大片的橡胶林,农场有种独立小社会的感觉,热闹亲切,当地的食物很好吃。酒店对面已经在开发大片的温泉别墅了。这一天,我们会去海口,也就是说,我们要回归主流旅行了。回到那种“每个城市都一样”的熟悉世界里去,购物吃饭看路标一伸手就可以坐出租到任何地方。

       但是我始终有种想法,我觉得西线这一路,边走边找边问边体验,你是融在当时当地的,你会变得不那么介意时间,路线,站牌,住处,车子,你不得不和当地人最大化地沟通,你看到他们了解他们感受他们的生活,你发现世界如此不同,而这,多么好啊!

       最后一个插曲就是从温泉酒店退房出来到大路上找车,沿途清幽无人,旁边高高的一家院落里种着木瓜,风里摇摇如召。巴帕的淘气劲儿忽然高涨起来,非要去偷一只下来。墙有一人多高,他奋力攀上时,我忽然就想起十年前初识他,在我面前竟徒手攀上正阳门城墙数米之高!惊得我说不出话,若不是远远地看警察过来了,他还会继续。而这次,他膨胀的身体和奋力的模样与那时已如天人之隔,将将够到木瓜的一瞬他就整个人踩空从墙上擦下来!落地时扶墙一侧的手臂密密麻麻的血珠迸出!我不知心疼好还是大笑好,当然,实际上我大笑了,笑的都站不稳了。后来打开那个木瓜,还是个生的!他愤愤然狠狠一扔,骂了句脏话之后自己也笑了!

        海口。

        晚上去夜市,饭后去看“世纪大桥”,用走的!不知走了多少,人都快废了,桥并不算好看,也不算大,但是一路笑很多,晚风很舒服。

       第二天去看海口的骑楼老街,这种两千多年前出现在古希腊的建筑,近代才从南欧、地中海,传到东南亚。海口这些骑楼大部分是上世纪初从南洋回来的华侨建的,带着心酸、得意与情感,细细走玩,有滋有味又如入另一境地。

       走的太累,去捏脚逛街准备回程。

       最后的一个故事是:走的时候,我们的两个背包都装的满到随时可能崩开的状态,出酒店巴帕背着他的背包,又一把要过了我的,在路上,他是这样的:背上一个巨型背包,他,他肚子,肚子前面一个大型背包,两边手里还拎着袋子。我说给我一个吧,我能背,他说:“你穿的这么好看,不应该背个背包。”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2011年秋,阿尔山       下一篇文章:音乐上传测试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