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心目中的牧人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8-15 16:32:25

       我有一位牧人朋友,几年没见面了。从前几乎每天都来客栈附近带马。

       某日从窗口瞟见外面一个身影,便飞身下楼,见他正安静地仔细看着我们院子里的小菜园。

       “真的是你!!怎么这么久不来?”我一直还担心是否我的脾气不好的父亲跟人家闹了别扭。

       他一转头,仍然是数年前那天真而灿烂的笑容,只是比前胖了一点,脚步拖沓了些,发间已掺杂了白色。“从我的小红马那年让车给撞死了,我就再也不带马啦!”我清楚地记得那匹漂亮的红马,我们曾看中它并几次跟这位牧人朋友商量想买过来,他都不肯,说“多少钱也不卖。关系多好,也不卖”。可是当年冬天,却被国道上的无良司机驾车撞死了,车扬长而去。我们知道后都很叹息,那是一匹多么漂亮匀称毛色红亮的小马啊!

       今天我才知道他不再过来,是因为他决定这一辈子再也不骑马、带马了。

       一个牧人,为了心爱的骏马的横死,而倔强地决定一生不再带马,这,是我心目中的真牧人!他们的心思如此单纯直接,用情之重,重得不合乎今日世界的实用观念。

       《国家地理》一期专门讲述内蒙古草原的专辑里曾谈到蒙古族牧人的忧伤,他们的歌声里有你无法回避的深沉的忧伤,这个问题我恰巧也曾无数次思考,而笔者的回答是:牧人是生活在他们的情感世界里的,他们对草原对牲畜对游牧生活怀有深沉的爱,而爱,太多了就会痛苦。这可能是我寻找过的最接近真实的答案了。

       我听了他简单而理所当然的回答,忽然觉得很欣慰。数年前的一个秋天,草原上碧空金海!牧民在忙着一年一度的打草。我在山坡上看着看着就入迷了,跑来跑去地拍照,忘了自己还穿着睡衣。中午这位牧人来我家,进门就问:“上午你去山上了?”我奇怪:“是啊,怎么了?”“哈哈,我去打草,他们都说看见一个红袍女疯子,在山头上跑来跑去的!”“啊~”“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从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一股相知的温热,将他视为一知己,虽然我从来也没跟他说过。

       但是那个秋日中午,他黑红的脸上嘴角一笑,白牙一露,“肯定是你!”带给我的是我在很多朋友那里都得不到的另一种幸福。

       如今他的头上都掺杂了白发,我问他,每天都干嘛?“哎,还不就是放牧,家里那些事嘛!”只是我门外带马的牧人里再没有他的身影了。

       我只是,想对渐渐被现代化和城市化融杂的草原上的人,表达一种难以言说的遗憾。有些东西,是好的,尽管它不适应今日的世界了,但,它终究是好的。

       我只是,想向我心中渐渐走远的真牧人们,致敬!

2013年8月15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敖包祭祀日的清晨       下一篇文章:包恩本秋色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