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客栈介绍 | 草原旅行 | 草原照片 | 蒙古美食 | 蒙古音乐 | 草原文化 | 你的照片| 在线留言 | 足迹与笔记 | 会员中心

不再飘忽的灵魂

作者:史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3-22 14:11:57

                                                                飘忽的灵魂

        曾经有人就这个问题提起过广泛和富有争议的论题,就是动物,是否具有灵魂。我忘记了是在discovery还是9频道看到的——总之它们给我的感觉一样——记录者是要展现给我们一群真正有灵魂的生命!那些流连在朋友死地的大象,懂得合作、责任与分享的狮子,不停地试图扒拉“醒”明明已经死去的家人的狐獴,明确团队含义并坚守自己位置的战友般的群狼,为了救一头被围困的小牛而违反天性扭头从已经逃离的方向返冲向狮群的水牛,和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死去了孩子的猴子母亲斜望向空濛中的“死去的眼神”。

        我就自然会想起另一个长久而未决的佛教公案:狗子有佛性哇? 记得在柏林禅寺看见一座老旧石碑上面确凿刻问:狗子有佛性无?我原本也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但汶川地震时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一只寺庙里众人收养的流浪狗在地震时救助了很多人的生命。

        我今早醒来,7点40 ,不知道为生么,忽然就从床上跳起来坐在这写字。我知道我拖欠了一件事,是好几年前就该写但下笔艰难故却步的。故去的细节如恒河沙,细碎无量,我走回去,看到感觉到却拾不起来。

        我在草原的朋友,曾亲口给我讲,草原上的牧人决不会卖掉自己的马因为那荒唐如同卖了自己的家人!他们会把老马养起来照顾它直到离开,因为那马照管过他的营生,照管过他的家人,和他一起挣扎过风雨,还一定救过他的命:每一个蒙古草原上的人都爱喝酒,每一个冬天里喝醉的人都可能倒在茫然无际的雪原死去,但是每一匹马都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因为在它们的灵魂里我们就是它们的家里人!朋友讲,草原上从流行起骑摩托车,死亡率就比先前高了很多,因为摩托不是马,那些喝醉的人就回不了家。自己的马,甚至你一口稍重的呼吸,你一个眼神带动的身体肌肉变化,你一个不稳歪斜的方向,它都在细心地感觉着、判断着,“一匹老马,决不会让喝醉的主人掉下马”,这是朋友的原话,“马会就着你的歪斜去矫正重心,你刚要往这边歪它就赶快往这边一侧”,我当时在日落时分的房间里听得眼光闪亮。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为了拖延我的故事。我不但相信狗子有灵魂,而且就在最近,我还相信,灵魂有轮回!

        我翻出来09年冬天没写完的一个故事,故事就扔在那因为我不去碰,但是,下面这句话,是我用铅笔写在一块从整条香烟的包装盒上撕下来的硬纸背面,我还记得那种铅笔飞快划动的字迹和字迹旁边的一两滴圆而且有着均匀如王冠的溅落点的泪痕。

      “当那些人,在狗肉馆里就着烈酒,啃咬着我的骨髓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我飘在空中,是多么孤独和迷茫。。。。。。”

       我当时的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我无法继续,用央迈勇的角度说完这个故事——我的央迈勇是一条狗,从过街天桥“捡”回来的一条没有身份和犬种的狗。它却惊人地英俊、矫健和善解人意——故事的结尾是猜想,但也是我基于各种调查来的杂乱的不精确的迹象指向的最可能的也是最可悲的结局。央迈勇是自己出去的,那个不定居的酒鬼,穷人,他恐怕不会找到好人家出个好价钱买这条嘎查里人人都认识的虹客栈的没有犬种的狗,可是几公里外的宝昌镇的狗肉馆生意却很红火,换来买醉的钱可容易得很。。。。。。。

        我的思路就是这么散乱跳跃的,我想讲的是,其实是: 我有一只名叫“纳仁”的高加索犬,它是那种金红色、头颅巨大、耳朵耷拉、相貌英俊的狗。曾有不少客人询问能否借它一配?就为“品相真好!”因为它健硕风采,在阳光下跑动时,长而柔顺的毛发会飘荡起一身的金红色光!我为它取名“纳仁”,蒙语太阳的意思。我们有时聊到这些事会有点担心,因为我的央迈勇,我们很迷信地说,或许为它取的名字太高不可及才——如同农村的说法,名字贱才养得住——央迈勇是远居我们视线之外的一座神山的名字,只有雄鹰才能贴近他的身边!

        “虹客栈的纳仁丢了!”这是我们最近的关键词。史爸爸为此天不亮驾车前去,问了看院人之后,就跑到每一个嘎查,除了那些雪大封路的地方,他进了每一户牧人的家,寻找了整整4天!

        其实我们都知道,狗是无所谓“丢”的,它认识家,它在草原上没有天敌。而如果不是有一种最阴险的“天敌”已经以最阴险的手段撅获了它的话,它不需要你找就会回来。

        前天傍晚,启峰跟我聊起来这个事也说“别是中了人的道”,我坦白答曰如果没有坏人,是没有“丢”这一说的。史爸去找,只是尽人事,天命我们早已心知肚明。

        纳仁一个月的时候,我们从一群小高加索犬里第一个挑出了它,我保证你看到它那时的照片会笑,没有比它更雄壮更憨的小狗了。它3个月的时候我带它去了草原,住在我的房间门口的走廊里,它会每个房间都进去看看好像都是需要它忠于职守的领地。和大花儿一起放倒了一头小牛和几只羊后,它飞快地长到了140斤重,我们不能再轻易出去溜它了。

        那个冬天,大雪覆盖了草原有种惊人得温柔的美。我们带着它们在雪原撒野——最冷的时候羊群是不会出来的——日落时它站在山顶,草原上的朔风吹动它长长的金红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像星光一样!。。。。。。

        纳仁你走后我从来都没有哭过,因为我不能。

        我记得那年在石家庄租住的屋子里,我整夜整夜地为央迈勇祈祷和哭泣,它是只有手掌那么大,夜里搂在怀里,白天吃我手心的奶泡蛋黄长大的!它是我的第一个小孩。我到现在都指着照片告诉乌云,这个是那时的妈妈、爸爸,这个是央迈勇,它是我们的家里人,是你的哥哥。

        而我现在有了乌云,我不能再整夜哭泣了。

        记得纳仁半大的时候,顽皮和温柔的眼神,好多次我都失声喊它“央迈勇”。

        史爸爸在草原给我打电话,说:看院人不在的时候纳仁跑掉的,墙头确实有它上跳翻越的抓痕,外墙也有它下落时扒着墙的指甲印,墙外的雪地上有它的脚印,而且只是它自己的。我忽然失声地说:“你快去宝昌镇的狗肉馆看看,每一家都去看!” 但是然后我却跟巴帕说,不用担心,纳仁是身价那么贵的狗,谁会傻到卖去狗肉馆,一定有个肯出价的人买回去宝贝样地看护着。对,这是一定的。

        可是几天后,草原来电话说,和纳仁一起养的高加索犬“大黄”死了。我当时就蒙了。

        大概是四年前,央迈勇是和史爸的纯种长毛黑背“毛毛”一起养在虹客栈的,他们是每天的兄弟和对手。央迈勇“走失”后不几天,看院人忽然来电话“毛毛死了”。我们都说它是因为思念和孤独。狗,是有灵魂的,生而无味,死也就无惧。

        有一天晚上,我和巴帕走在天露园里,那天有特别好的月亮,我们那是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纳仁和央迈勇走的时候年龄是一样的,时间是一样的,走后随着死去的那个伙伴是一样的。纳仁是在央迈勇离开后的那年来到我们身边的。

         我们同时笑了,恍然大悟,哦,原来纳仁是央迈勇回来了!我早该知道!它只是又走了,并且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它就是它,它永远是它,它永远在! 哦,让我们看着月光猜想下一次,它会是谁?会叫什么名字? 或许它真的只是走了而不是一直飘在狗肉馆的酒气上空的孤单的灵魂!!!

        我想起央迈勇脖子上的那颗痣,和纳仁拼了性命为争夺交配权而留下满身的或深或浅的骇人伤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一起想起这些,我只是觉得生命就是这样,他们挺自然的。

        去年当我们徒步进亚丁,一转弯仰头扑面看到你面前的苍碧天空中伫立着一座刀锋一样的神山!山顶有一小抹发丝一样的云彩,那时我们俩异口同声地说:“那不是央迈勇么。。。”

        在金色的河边,我笑着推巴帕:“你喊,你喊!”他说:“你不敢!”当我看到他把手圈成喇叭对着这座雪峰喊的时候,我突然开始叫喊:“央迈勇——!我带你回家了——!央迈勇——!我带你回家了——!央迈勇——!我带你回家了——”忽然天地间如此安静,只听得到脚下河水流淌的声音,我们都垂着手站在那,看见那一小抹云彩在山尖慢慢飞升,消散。

        我刚才翻找到我几年前写的那个故事,这竟是我当时以央迈勇的口吻叙述的原文:

      “有那么一天,天空蓝得象我第一次到草原那天一样。当两个人背着包徒步走进了络绒牛场,亚丁的三座神山冰然伫立在蓝天里,漫山的杜鹃从山脚一路涌到山腰,清灵的河水叮咚响着好像水晶碰击的声音。周围宁静极了,他们仰望着央迈勇神山,那样圣洁和坚毅、直冲向蓝天的雪白角峰,云旗缭绕着它,好像我飘忽的灵魂。

     ‘央迈勇——央迈勇——央迈勇——我的央迈勇!你回家了,我带你回家了!再也不要彷徨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当悠长地呼唤渐成嘶哑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他们,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走了,我在山巅化做一朵云,朝你们笑。后来我的妈妈史静跟爸爸说,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朵会笑的云彩,飘向了天边。”

        我终于把这个故事结束了,这真好!如同我去年终于走到了稻城,我梦想那一天不知有多久了,我终于走进去的那天和我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可是我告诉你,转过一个弯忽然就看到的央迈勇,比我梦想中还要美!

        人生需要几个纪念日。这是其中之一。

        我只是想说,其实故事的开头与结尾都不那么重要,甚至故事本身也不那么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是—— 请我们爱惜所有 有灵魂的生命,包括我们自己。

2013.03.22 /NEW/UploadPic/2013-3/20133221417066726.jpg /NEW/UploadPic/2013-3/201333110225752748.jpg /NEW/UploadPic/2013-3/201333110271656326.jpg

[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上一篇文章:初秋的贡宝拉格牧场       下一篇文章:行止稻城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 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栏 目 导 航
Tel:13683233477,13947975317 QQ:704209549 EMAIL:yschinn@163.com 地址: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苏木,包恩本嘎查,207国道275里程处